小说王平的风流人生王平香兰目录阅读

分类:励志小说来源:网络阅读:13

雷霆电鸣尽散,天劫之后,云霞层染如同红锦延绵,天光大现如至极昼之界。

小说王平的风流人生王平香兰目录阅读

太清宫外,长虹贯日,金鳞狂舞,乃是新贵落地飞升之象。

恭喜仙姬,入主太清宫。

贺喜之声此起彼伏,华章彩乐四海飘然。天宫之主当真是拥有无上尊荣,怪不得凡人挤破头颅要修仙化神。

修仙之人,失败者众多,一如过江之鲫,能以六百年修为即白日飞升者,纵观大荒之境数千年来也只出了一人。

这人,便是如今的飞升新贵。

----太清宫宫主凤幽灵。

又称史上最强天宫之主。

凤幽灵负手而立,听了满耳朵的恭贺赞扬之声,心下却另有一番沉思。

庭君仙使守在一旁问道:宫主在想什么?

凤幽灵未语先笑,道:庭君仙使控雷掌电,觉得本宫主方才历的天雷之劫比之阁下的雷霆之术,如何?

相差无几。庭君仙使坦诚道。

凤幽灵哈哈大笑,拍了拍庭君仙使的肩膀,略微赞赏,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小仙的雷霆之术,怎敢与天雷之劫日月争辉这种鬼话。

庭君仙使略一颔首,说道:小仙愚钝,只知既然说假话也骗不了人,还不如实话实说的好。

凤幽灵点点头道:挺好,原先这太清宫的宫主是谁?将你教导的很不错。

庭君仙使道:乃是兰庭仙尊,三千年前,兰庭仙尊褪去仙身化作真神,入了无妄昆仑之境。

芸芸众生之中,能感知世间灵气,炼化而修仙者常见,但绝大部分修仙之人,所获不过延年益寿,只有极少数人,才能历劫飞升成仙。

总而言之,想修炼成仙,太难。要羽化真神,几乎不可能。

凤幽灵听完,心下也不得不对这位已经化神的兰庭仙尊生出些敬仰之情。

然而,庭君仙使又道:兰庭仙尊化神之后,没过多久,就自断神格,自己跳下了九幽轮回,现身在何处,小仙也无从知晓了。

飞升成仙又羽化成神,风光无限,傲视苍生,是多少修仙之人终其一生求而不得的东西。

又怎么会有人选择自断神格,跳入轮回?

九幽轮回一入,就意味着万年修为尽散,摒却记忆化作凡人,历经生老病死,饱受爱恨别离之苦。

果然,庭君仙使长叹一声,兰庭仙尊令小仙如坠迷雾,不知宫主如何看待。

如何看待?

若不是真的愚蠢,便只能是大智慧吧......

可惜凤幽灵虽飞升成了天宫之主,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俗人,别人的事情她不关心也不想评价。

凤幽灵挥了挥衣袖,似乎有些倦意,缓缓道:斯人既已去,莫言身后事。

庭钧仙使肃然,一旁作揖道:是小仙鲁莽。

大荒六万四千三百七十九年历六月初二,太清宫风雨消霁,新贵飞升。

同年,六月十七,距离凤幽灵飞升已有半月,太清宫突然雷霆大作,地动天崩。

众仙从自己家的金殿中奔袭而出,望向天边惊雷阵阵,大惊失色。

这是?

天雷劫?

难不成太清宫又有人白日飞升?

就在众人侧目翘盼之时,太清宫宫主凤幽灵从天雷劫应身而出,当空一口凌霄血瀑,咒骂道:九道天雷劫,你他妈的我飞升的时候你就劈一道?老子飞升结束了,你给我来劈剩下的八道,老子死也不服!

众仙惊愕,九道天雷劫,乃是化神之劫,非一般仙体所能承受。

果然,史上最强天宫之主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被自己的第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道天雷劫劈得浑身炭焦,人形难辨。

大荒六万四千三百七十九年历六月十七,凤幽灵应劫殒身。

传闻中的史上最强的天宫之主成为了史上最短命的天宫之主。

世事无常,令人唏嘘。

一尊仙的飞升和陨落,在数万年的光景里面着实不算什么大事情,做了一阵茶余饭后的谈资后,凤幽灵的名字也被逐渐淡忘。

历史的车轮碾压前行,万物也终将回归道法自然。

耳旁是瑟瑟风声,眼前一片混沌,仿佛在迷雾中穿行多时,凤幽灵才找回自己的神识。

印象中,九道天雷劫劈在周身,断筋裂骨,若不是她以六百年修为化作法盾,如今怕已经神识尽碎,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。

而如今,疼痛消散,但体内的灵气似乎无法汇聚,恍惚中,又听见有人在说着什么。

小心肝,自咱家打头一回儿见到您呐,就对您爱慕至极,您看您素来眼界甚高,对咱家横眉冷对,从来不给好脸色,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林氏结党营私,祸乱朝纲,成了我大梁王朝的罪人,至于您呢,这最后还不是落在咱家手里头。

谁在说话?

声音尖利,听着倍觉不怀好意。

凤幽灵缓缓睁开双眼,脑海里面闪过数个画面,刀光火舌,血溅廊庭,人影斑驳,哭声震天。

完全不属于她的记忆纷至沓来,仿佛她曾亲身经历一般。

凤幽灵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身体,粗布麻衣,不过十几岁的幼龄,想她六百年岁,金丹结成的时候也已经二十又三,怎么也不该是这样一副娇小模样。

上古密法中,有一禁术,是为重生。

通常修为高强之人生死之间,肉体寂灭而灵识未散之时,强大的灵识为求生存,通过法力牵引,占据另一个将死之人的肉体,夺舍重生。

凤幽灵喃喃开口,不可思议道:我这是重生了?

哎哟,我的仙儿姑娘,我的小心肝,您呐可算是醒了,咱家还愁呢,您要是不醒,这接下来的事情做起来,当真是无味的很。

说话的人穿着圆领窄袖袍衫,头发披散着,冠帽搁置在一旁,细眉斜眼,面部无须,皮肉松弛,仿佛坠在脸上一般,纵使笑意洋洋,也终究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。一双干瘪的手在凤幽灵的身上摸索,从她的手臂一路摸到手腕,兀自赞叹道:仙儿姑娘肤若凝脂,手若柔夷,真叫人心驰神往。

凤幽灵从残存的记忆里,努力回想此人的身份。

刘公公?

那人惊喜笑道:是了,没成想仙儿姑娘还惦记着老奴呢!说完话,刘公公便嘴角邪笑着攀缘压来,仙儿姑娘莫要急,老奴这就给你松了绑,来好好伺候伺候您。

眼看着那张皱纹满布,粗糙至极的脸就要覆上脖颈,原本瘫坐在地上的凤幽灵,背在身后的双手突然蓄力,绑在手上的麻绳爆裂成渣,散落一地。

凤幽灵施施然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随口道:区区绳索,不必劳烦。

那麻绳虽不是什么坚韧非常之物,却也有半指粗细,林仙儿不过是个豆蔻年华的姑娘家,一个养在深院的大家闺秀,哪里来的这般力量,能将这绳索震成粉末?

刘公公惊的整个人向后退去,脸色煞白,脱口而出:你、你不是林仙儿!你到底......到底是谁?

凤幽灵皱眉,颇有些为难道:我也说不好,不过......凤幽灵欺身向前,站在刘公公旁边,身量也不过只到对方的肩膀处,然而目光狠绝,又像是经历世间纷乱,强大的威压,令人无法喘息,只见凤幽灵藕臂微抬,笑意讥讽,沉声道:我可以送你下地府,你就去好好问问阎王爷,到底是死在谁的手上。

凤幽灵一手掐在刘公公的脖颈上,手指发力,刘公公还没有来得及求饶,便好像听到了自己咽喉断裂的声音。

凤幽灵看着刘公公头颅搭向一边,嘴角溢出鲜血,冷哼一声,废物也敢到我面前放肆。顺势便将尸体抛到墙角处,仿佛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污浊。

友情提醒:本站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和网友投稿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因此侵犯到了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处理。
阅读更多励志小说请访问飞蛾励志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