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妃软玉娇香 (全本小说) 姜媛殷子逸全文免费阅读

分类:励志小说来源:网络阅读:17

乌云遮月,落雪泠泠,寒冷的冬夜万家灯火已息。淮安伯府的下人房里是没有地龙的,炭炉不够旺,冷得渗人。

王妃软玉娇香 (全本小说) 姜媛殷子逸全文免费阅读

扶华苑的下人房里,两个大丫鬟缩在炭盆边取暖,一壁拨弄炭火,一壁闲话。

冬至缩着手:「今年的冬天也太冷了些,压根没法子出门不正常。」

夏至从袖笼里摸出两粒蚕豆往嘴里塞:「天要变了,人说要变天之前,都是不正常的。这不是?听闻上个月溧泰那头雪崩死了好些人。」

冬至伸手去将炭火拨弄一番,又迅速缩回来笼着手:「说是什么上天的警示,摄政王杀人太多了。」

两个人大喇喇谈论著,一点也不避忌,因着这扶华苑里,如今没剩几个人了。

夏至眨巴著嘴:「那摄政王是什么主儿?心狠手辣好战凶残,如今朝政都把持在他手里,连着削了好几个王府,听闻啊,王爵过了,就该公爵,依次排下来,迟早咱们伯爵府也是跑不掉的。」

「兴许轮不到呢!」冬至往主屋那边努努嘴,「说不准的事情,咱们也管不著,不过咱们姑娘也是可怜,原本亲事不是她的,无端端要嫁去王府受罪,啧啧闹了三次了都,折腾的还不是我们这些做下人的?总归,也还是要嫁过去的。」

夏至沉吟著,眼神往四周打量打量,声量小了些:「冬至,你甘心就这样跟着姑娘去送死?」

冬至眼神一闪,迅速说了句:「太晚了,歇吧」

两张床,夏至摩挲著爬上冬至的床,两个人依偎在一处,小声说著悄悄话。

灯熄了,外头的乌云也渐渐散开来,一轮明月映在雪上,明晃晃的散著寒光。

没几许,常嬷嬷气喘吁吁跑过来,推开房门喝了声:「什么时辰了就睡?小姐呢?」

夏至原本在偷偷跟冬至说话,被这么一打断,心里头也是极不耐烦的:「小姐自是在小姐屋里头,嬷嬷上这儿能寻得到小姐?」

常嬷嬷上前来,一巴掌打在夏至脸上:「贱蹄子顶嘴倒是算得一个,快些起来去寻小姐,小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俩就等著陪葬吧!」

她掀开盖在两人身上的厚褥子,冻得两个人一阵哆嗦。她是不管的,扭著身子急急忙忙往外赶。

夏至想再把被子盖上,冬至爬起来:「小姐丢了?」

「都多少回了,小姐还这样闹腾。干脆由得她去,左右嫁入那王府,也就是个等死的。」

夏至被打了一巴掌,很是不高兴,嘀咕一句,把被子给盖上。

冬至发了会儿呆,更觉冷得不行,连忙披了衣裳,一件又一件穿上,又推推夏至:「起吧,去寻一寻。」

夏至跟着起身:「你说咱们咋就这么命苦?分在大小姐屋里做活,平日里什么好的都轮不上也就算了,这跟着陪嫁出去,也去不得好地儿。」

冬至低声说:「摄政王克死了三个未婚妻,这第四个,也该克死了才是。」

夏至穿好衣裳穿上绣鞋跺跺脚:「是啊,咱们小姐是第四个,可惜有常嬷嬷在,总是能将小姐给救回来。上个月一次割腕一次上吊还有一次跳河,都没死成,折腾的,还不是咱们?」

冬至拉着她的手问:「夏至,听闻那摄政王不好女色,兴许小姐能安稳的嫁过去,也是无事的?」

夏至嘲弄的看她一眼:「蠢不蠢啊你?摄政王不喜女人是真,但那摄政王府的内院,可是鲜血铺就的啊。你是没听过吗?多少女人竖着进去横著出来的,那都是假的不成。」

冬至一个哆嗦:「咱们小姐到底是王妃,太皇太后指定的摄政王妃」

夏至继续说:「若摄政王是个念情的,为何二十有八了,还是没能娶上正侧妃,府内连个妾室都不曾有?今年年初高家的事情,大街小巷都传遍了,你可别说你不晓得。」

国公府高家,是当今太皇太后的母族,高家嫡支一个儿郎犯了一点小事,被摄政王当街斩杀。这事儿不仅是勋爵官家都知,连民间百姓都有不少人亲眼瞧见,传得是沸沸扬扬,足以可见摄政王是个怎样冷酷无情之人。

冬至低头咬著牙:「就是说,咱们来来去去,都活不成了?」

夏至眼睛一闪,往主院那边使了使眼色,冬至的脸立刻就白了。

「你去不去?不去我自个儿去了,咱们老子娘都在伯府,没得理说我要跟着去王府受苦的,说不准,连个全尸都没得。」

冬至咬咬牙,跟着夏至一路出了扶华苑,往主院方向去了。

常嬷嬷也出了扶华苑,心急如焚,让人去主院通禀,可不知是找的婆子不尽心,还是主院那头不在意,到如今连个帮手都没有。

她连忙往千鲤池方向去了,上一回姑娘就是在千鲤池边被找到的,那时候还没这样冷,姑娘冻得病了一场,如今还没好全就又出事了。

也怪她,该是好好的守在姑娘身边的,可姑娘说饿了,她便去厨上弄点吃食。

常嬷嬷眼泪涌出来,声音也有些颤抖,一声声喊著:「姑娘,姑娘,您去哪里了?姑娘可莫要抛下老奴啊」

寒冬腊月深夜里,这一声声泣血般的哭喊,刺到人心底里去。可周围院落里头,没一个人出来,倒座房的下人们,也仿佛都没听到一般。

常嬷嬷一个人,从千鲤池寻到梅林,从梅林寻到假山,都寻不到小姐的影子。

她颓然跪倒在地上:「姑娘」

远远的风声鹤唳,隐约听得喊声:「嬷嬷」

常嬷嬷竖起耳朵,又听得断断续续的声音。

「嬷嬷」

她爬起来,跌跌撞撞往假山处寻,果真越近,越听得那声音清晰无比,正是她的小姐没错了。

常嬷嬷四处张望,借着月光隐隐绰绰,看到假山弯处少女的裘氅,她连忙奔过去。

月白的兜帽围了一圈的狐狸毛,衬得少女的脸儿尖尖小小,没有二两肉一般。面是入画般的芙蓉面,一看便叫人移不开眼,雪肤姿容天成。

少女的眸眼之中闪著痛苦与颤抖,见着常嬷嬷如同见着救星一般:「嬷嬷」

常嬷嬷连忙扑上前去,用力想要把小姐扶起来,只是试了几次都无用,小姐的腿像是伤了,根本不能站起来。

姜媛吐出一口气:「冻得狠了,不能行。」

她醒过来的时候,这具身子已经冻僵了,身上不过一件单衣,薄袄裘氅都扔在一边,看样子这身子的主人是存了死志,躲在这里不叫人寻到,是生生要把自己给冻死。

但姜媛不想死,她努力把薄袄裘氅裹到自己身上,发不出声音,就努力吞咽口水,想要润一润喉以便求救。

在这个过程里,她听见两个丫鬟路过时说的话,算是大概知道这身子主人求死的缘由。

也幸而,这具身子原本的主人有个忠仆,面前的老嬷嬷竟锲而不舍,寻到这里来了。

常嬷嬷半背半拖的,将颜颜拖回房间,又连忙生起炭炉,把颜颜搁置在椅子上让她烤火。

姜媛连忙摆手:「不行,冻伤了是不能烤火,你且去帮我弄一桶温水,泡一泡缓和一下。」

常嬷嬷依言弄了温水进房,替姜媛脱去衣裳,将她扶进桶里。又去搬了七八个炭炉,围了浴桶一圈,好叫那温水不至于那么快凉下去。

她坐在浴桶边上看自家小姐,看着看着眼泪就流出来:「奴婢晓得姑娘心里苦,但姑娘,不论是什么时候,奴婢都会陪着姑娘的,姑娘可莫要再做傻事了啊」

姜媛眼神闪了闪,她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到这里,但原主显然是已经死透了。面前这忠仆着实忠心耿耿,即便她非原主,也颇有些感慨。

她点点头:「嬷嬷放心,我往后不会再做傻事了。」

常嬷嬷见她主动这么说,看样子是真的想通了,略略松了一口气,又瞧着浴桶内,姑娘的双腿已经不能动弹了。

她连忙起身:「奴婢去请大夫,姑娘且先等等。」

姜媛原本想说泡一泡温水就该无碍了,但常嬷嬷火急火燎,已经跑不见,只能由得她去。

浴房里头暖暖和和,过了不多时,姜媛的腿有了知觉,她试探这慢慢活动起来。

姜媛上下打量这个陌生的地方,虽然经过那两个丫鬟的谈话,她知道了个大概,但具体细节都还不清楚。

她是个护理系还未毕业的实习生,莫名其妙穿越到这个地方,连身份什么的,都不清楚,更不懂为什么原主连死都敢,怎么就不敢嫁去那个什么王府了。

既来之则安之,姜媛不是个信命的人,在哪里,她都要好好活着的。

按道理,那个嬷嬷是个忠心的,知道她不能行走,该是不会把她扔在浴桶里头泡这样久的才是。

姜媛自己起身穿好衣裳试了试,可以走路了,只是不那么方便而已。

她往外走,路过门边的时候顿了顿,那个嬷嬷这么就没回来,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?

姜媛四下看看,看到桌上的一个茶壶,她拿起来用力往地上一摔。这样大的动静,院子里竟然没有一丝响动。

她拿一块帕子捡起地上的碎瓷片,冷著脸往外走。

友情提醒:本站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和网友投稿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因此侵犯到了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处理。
阅读更多励志小说请访问飞蛾励志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