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宋:晁盖是我爹》晁云试读全文章节

分类:励志小说来源:励志网阅读:2501
两个小喽啰跌跌撞撞的在前面带路,一路将晁云带到了聚义厅。

如今正是黄昏时分,各个水陆大寨还没有开饭,聚义厅中却是聚集了众多的寨主,宋江、吴用、公孙胜、秦明、鲁智深、武松等各家寨主都在大厅之上闲谈,话题总是离不开出征的晁盖以及天王的那个傻儿子。

“唉,晁大哥英雄一世,可惜,如何会摊上一个痴傻的儿子,老天不公啊......”

宋江叹声道。

吴用笑道:“公明哥哥,所谓冥冥之中,皆有定数,人力岂能更改?只是天王如今坐拥梁山,无论如何,这个孩子总算是一生一世无忧了。”

众人正在说话间,马六与张七跌跌撞撞的闯入了进来。

“宋头领,宋头领!”

宋江抬头,心头一愣,愕然道:“马六,张七,我不是叫你们在照料晁云吗?如何变成了这副模样?”

“以下犯上,辱骂我这个少寨主,公明叔叔,难道我不该出手让他们长长记性吗?”

晁云从外面大步踏入进来,言语之间带着一丝傲然。

宋江心头大震,有些不相信晁云这个痴儿竟然还能够说出如此一番道理来,自己与晁盖交情至厚,可以说是看着晁云长起来的,不要说讲道理,吃饭的时候,如果不说别吃了,这个小子就能够吃得把自己肚皮撑破!

“马六,张七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宋江沉声问道。

马六张七结结巴巴的将经过讲了一遍,宋江的脸色登时一片铁青,这两个废物,自己是让两个人好生看着这个傻子,一则不要让他惹是生非,二则也监视他,莫要真的惹出什么枝节来,谁成想两个混蛋竟然辱骂晁云,再怎么说,这也是晁天王的儿子,岂是你们两个小虾米能够置喙的?

果然,这个时候鲁智深与武松的脸色已经变了,欺侮少主,以下犯上,好大的狗胆啊!

“混账东西!”

宋江见机极快,厉声喝道:“来人,给我将两个人拖出聚义厅,杖责五十,逐出梁山水泊!”

两旁的小喽啰一拥而上,将两个人胳膊扭住,不待两人言语,就给推了出去。

“呸!罪有应得!”
鲁智深怒哼道:“如此品行,不配做梁山中人,莫得辱没了我们的山门!若是洒家,直接当场打杀了,拖出去喂狗!”

宋江讪讪道:“大师傅说的极是,是小可识人不明,平白让贤侄受了委屈,稍后小可再挑选精干人照顾贤侄!”

晁云微笑道:“小侄多谢叔父一番美意了,不过,小侄适才听两个奴才说,家父昨日领军出征曾头市了?”

宋江满脸震惊,刚才一句话,如果说有可能是晁云蒙对了的话,那这句话就代表着晁云不傻,绝对不傻啊!

有礼有节,不卑不亢,面对着自己,说话不紧不慢,言语间带着一股杀伐之气,威严有力,哪里是一个傻子能够做出来的?

宋江震惊道:“贤侄,你,你怎么?”

哈哈哈......

晁云仰天大笑,反问道:“是不是叔父大人惊讶于小侄的礼数周到?这还多谢叔父大人昨天的一顿接风宴啊,一场宿醉,竟然让小侄头颅之中顽疾尽去,如今小侄已经与常人无异了,怎么样,叔父没,有想到吧?”

宋江确实没有想到,本来晁盖接来自己的儿子,并没有向着大肆张扬,毕竟一个傻儿子,没有什么值得显摆的,可是宋江偏偏就要梁山上下,大排盛宴,为晁云接风洗尘,一番折腾之后,山中的各位寨主,自然会因为晁云痴傻的关系,轻看晁盖三分。

谁成想一顿酒肉竟然让晁云脑中顽疾尽去,实在是不可思议!

宋江勉强笑道:“贤侄顽疾尽去,实在是可喜可贺,晁大哥知道了想必会喜极而泣吧?哈哈,我还记得十三年前,你那个时候方才四岁吧,一时贪玩,脑袋撞在了青石之上,落下了病根,好在苍天垂怜啊......”

晁云脸色一正,沉声道:“多谢叔父挂念,不过,小侄前来聚义厅可不是为了这件事情,小侄听说家父已经与昨日出征曾头市了?”

宋江点头道:“不错,曾头市欺我梁山太甚,屡屡放言要剿灭梁山,将我等一网打尽,全部解至东京汴梁,惹得天王勃然大怒,立意要剿灭曾头市,以解心头之恨。”

晁云连忙问道:“曾头市实力如何?”

一旁的吴用答道:“整个曾头市有不下五千户人家,三四万人口,镇上拥兵七八千人,着实不容小觑。”

晁云接着问道:“那我父亲带了多少兵马去征讨曾头市?”

宋江笑道:“天王下山,聚集了二十家寨主,五千兵力......”

晁云喝道:“叔父,曾头市远在凌州,距离梁山不下六百里,劳师远征,未知虚实,仅仅统率五千兵力,就想围剿掉曾头市,此举无异于以卵击石,叔父如何让家父仅仅带着这么一点兵力就出征了?”

宋江脸色一凝,不悦道:“贤侄,你身上疾病刚去,需要休息,还是下去吧,梁山军国要事,我等自有处置!”

晁云冷声道:“叔父,我难道不是梁山一份子?事关家父胜败生死,你让我置之不理?天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?”

宋江喝道:“晁云,你虽然是天王的独子,可是刚刚登上梁山,不过是山上的家眷,前山军事防务,与你何干?更何况,你不过是一个少年,懂得什么军国重事?”

晁云此时更加怀疑宋江有猫腻了,连问都不让自己过问,当真那我当傻子了吗?

晁云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叔父,小侄请命,统帅一支兵力,连夜下山,追赶家父,即便是不能劝说他退兵,也要为他助战,所谓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岂有老夫冲锋陷阵,儿子在后面无所事事的?”

“哈哈,统帅兵力?小子,你以为你是谁?林教头吗?还是双鞭呼延灼?亦或是小李广花荣哥哥?你小子认识几个字,会耍枪棒吗?”

一旁的李逵张狂的大笑道,“别说领兵,你就是在俺手下当个喽啰,我都不要你!”

晁云瞥了李逵一眼,笑道:“黑旋风,李逵?”

李逵傲然道:“是我,黑旋风,怎么样?”

晁云笑道:“久闻大名,听闻你十八般武艺,样样精通,刀枪剑戟,占了一个贱字!”

李逵咧嘴道:“样样精通倒也当得起,不过,俺擅长的是板斧,不是什么剑,那玩意儿花哨不实用......”

陡然间,李逵明白过来,这小子是拐弯骂自己啊!

“好小子,你竟然敢出言不逊,老子今天一定要给你松松皮子!”

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。
阅读更多励志小说请访问飞蛾励志网